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群导航大全

查看: 10064|回复: 0

斗牛交流群

[复制链接]

44

金钱

0

威望

0

贡献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9
发表于 2019-1-18 16:27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唐宝应元年,当涂县。

    深夜,秋雨飘摇,门窗俱闭。

    一位老者颓然卧在g榻上,闭目不动,衣襟上满是酒气。以往光芒四she的生命力即将消散殆尽,如今的他只剩一具苍老躯壳横在现世,如残烛星火。

    “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。天地一逆旅,同悲万古尘……”老者艰难地挪动嘴唇轻吟,声音虽然嘶哑,却透着豁达,似乎全不把这当回事。他吟到兴头,右手徒劳地去抓枕边酒壶,却发现里面已经滴酒不剩。

    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无酒寂寞,寂寞无酒呐……”

    老者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。倏然屋内似乎有些动静,他费力地拧了拧脖子,偏过头去看,但只看到临窗桌上自己的诗囊和毛笔。屋内沉寂依然。

    “或许是大限将至,眼花耳鸣了吧。”老者暗想,心中不无唏嘘。这件诗囊和毛笔伴随他多年,不知自己是否还有机会畅饮美酒,提笔赋诗。所幸自己历年来积攒的诗稿已经托付给了叔叔李阳冰,倒也没什么遗憾。

    老者轻拍空壶,心中只是感怀,却无甚悲伤。

    一阵雷声滚过,老者再看,发现桌旁赫然多出来一个人。这人身形颀长,一身乌黑色的长袍,头戴峨冠,看打扮似是个读书人,但面色枯槁却有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   “青莲居士吗?”

    声音低沉,带着森森yīn气。老者借着窗外的闪电,看到来人背后背着一个奇特的木筒,这木筒两侧狭窄,却不甚长,造型古朴,看纹理和颜色当是紫檀所制。

    “尊驾是?”

    来人双手抱拳,略施一礼:“在下乃是笔冢主人,特来找先生炼笔。”

    “笔冢主人……炼笔……”老者喃喃自语,反复咀嚼这六个字,不解其意。

    “人有元神,诗有jīng魄。先生诗才丰沛,寄寓魂魄之间,如今若随身而死,岂非可惜?在下yù将先生元神炼就成笔,收入笔冢永世留存。”笔冢主人淡淡说道,声无起伏,似是在说一件平常之事。

    老者听罢叹道:“人死如灯灭,若能留得吉光片羽,却也是美事。只是在下灯尽油枯,心有余而力不足啊。”

    笔冢主人道:“才自心放,诗随神抒,心不死,则诗才不灭。”老者闻之,不禁呵呵大笑,腾的一声竟从g上坐起来,大声道:“说得好,说得好,拿酒来!”

    笔冢主人平摊右手,不知从何处取得一壶酒来,送至老者嘴边。老者渴酒yù狂,立刻夺过酒壶,开怀畅饮,一时竟将一壶酒喝得gāngān净净。

    “好,好,好!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”老人抹了抹嘴,大声赞叹。此时酒意翻腾上涌,豪气大发,他原本颓唐的jīng神陡然高涨,如腾蛇乘雾,双眸贯注无限神采。他踉踉跄跄奔到桌前,乘着酒兴铺纸提笔,且写且吟,笔走龙蛇,吟哦之声响彻在这方寸小屋之间:“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。余风激兮万世,游扶桑兮挂石袂。后人得之传此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……”

    老人的声音渐趋高亢,吟诵的气势愈加悲壮激越。至*处,万缕光烟从他身体流泻而出,在屋中旋转鼓dàng,逐渐汇聚成一支笔形。这笔形周身淡有云霭,如梦似幻,一朵流光溢彩的清拔莲花绽放于笔端,泛有淡淡的清雅香气。

    “好一支青莲笔!”笔冢主人赞道,当即卸下背后紫檀笔筒,开口朝上,右手微招,yù要将之收入囊中。不料这青莲笔却不听他召唤,自顾在半空盘旋一圈,径直向东南飞去。
001 (2).jpg
01.jpg
您尚未登录,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展开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微信群导航大全 ( 京ICP备16040924号-2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19-2-16 12:18 , Processed in 0.560666 second(s), 46 queries .

Powered by 微信群大全 X3.2 © 2015-2018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